龙爷爷

日期:2019-10-28

作者: 李沂和

 

 

龙爷爷可是我们村上所有小孩都惧怕的人物。

村上有两家诊所,都开在学校门口,一个向西,一个向东。每个诊所里各有一个医生,一位姓杨,一位姓张。两位头顶都没有头发。打我记事起,他们就已经是爷爷辈儿的老头儿了。我常去头发还剩那么一点儿,稍微年轻一点儿的杨大夫那去看病,他就是我龙爷爷。

我是不愿见他的,尽管他的脸胖乎乎的,脸红彤彤的,总是笑眯眯的。

我总是害怕见他,因为生病才要见他,见他大多屁股要扎针,而他的针头,总是那样尖细,泛着银光,叫人心颤。

每次我都是被奶奶骗去的,因为诊所旁边紧挨着零食店。诊所不大,门上挂着印着红十字的门帘,拉开进去,极其简单的布局,玻璃门的药柜摆在小隔间里,一张木头桌子放在中央,桌上摆着算盘,算盘上的珠子磨得油光发亮,还有听诊器、体温表、血压计一类的器具,先进的一个没有,龙爷爷就用这些东西,给人看了40年的病。

小时候,总是被奶奶绑在自行车上扛过去,逃出来,没几步便被捉回去,实在不行就把我先领到小商店,买上一包五毛钱的辣条,我就自己笑眯眯地又回去了,然后胳膊塞上体温计,三分钟后拿出来瞅瞅,龙爷爷大多会在这个时候皱皱眉头,笑眯眯地说一句:“有点烧,我给开点药。”他从不跟我说要打针,害得我老以为不用打了,活蹦乱跳的爬上他的柜台看他开药,各种瓶瓶罐罐,这个扭一下,那个掰一下,拧开瓶盖就拿着瓶身一点点的往外倒,摇得瓶子沙沙地响,我只认得黑的是甘草片,其他的我是不知道的,最后放在捣蒜的那种罐子里碾成粉末,放在正方形的纸里,折成梯形,一共5包,吃完就好。我一般看他弄第3包的时候,就跑去和奶奶玩儿了,然后是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打针的药摆出来了,我开始明白他想干什么了,可是已经晚了。奶奶和他配合十分默契,把我两只胳膊一提就往里屋走,摁在凳子上,在我撕心裂肺的哭声中速战速决。一切妥当后,付上10块钱,奶奶又把我绑在自行车上,把仍沉浸在悲伤中的我载回家去,而我眼泪鼻涕糊一脸,手里还攥着那包没吃完的辣条。

前两天又以相同的手法,把表弟带过去,听着他的哭声,又觉得好玩,小龙爷爷笑眯眯的,看起来也不再那么恐怖了,他好像没老,一直是我记忆中的模样,只不过脸上的抬头纹又多了几条,表弟嘛,或许也把他记住了。

 

【评语】选材新颖,有生活气息,描写细腻有童趣。读来让人印象深刻,医生笑眯眯的很和气,反倒是奶奶凶神恶煞。结尾有回味。

 

阅读次数: 13
评论区
发表新评论
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...